橙咕罐头

头像@独角鹿
封面@QX
雷安卡埃
不拆不逆

© 橙咕罐头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感触颇深,随便瞎写


01
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。
这里很特别。
它是白色的,一望无际。白色的平原上,坐落着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屋子。有大的,也有小的。
我的妹妹对这里很熟稔,拉着我走进一幢平淡无奇的屋子。屋前挂着镀金的小牌子,上边正正经经两个方体字——
“雷安”。
我推开了门。
“欢迎回来。”里面有人这么说。
02
我从知道这里到现在,有了一个月了。
房子的主人是两个年轻人,在一米六出头的我看来高的很。他们的确很吸引人,一个锋芒毕露,一个温吞内敛,可细细的了解过了,又发现好像是截然不同的人,本质上却一样。
他们常常吵架却又彼此包容,是令人钦羡的恋人。
房子里有客房,有人长期住在这里,有人在各个房子之间穿梭着,时而进了这幢,时而又待在那幢。
我们并不在房子里常驻,在房子里我们只做一件事——
讲述他们的故事,想象他们的未来。
有人写故事,也有人画故事。
当故事累积到一定程度,温吞的绿眼睛男人就把它们装订成册,放进书架里。
那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。
03
有的房子格外大。
那里面的人多,藏书也多。
我在叫做“雷安”的房子里常常跟小伙伴扒在窗户边往外看,看那些错落的大房子。
听说藏书从来不会放不下,房子会跟着变大的。故事多的房子,总是受人欢迎的。
而我身后只有稀稀落落的一点人声。
我对小伙伴说,我们的房子,如果也可以像这样厉害就好了。
04
来得太快了。
我因为另一个世界太过繁忙,再回来的时候,房子突然大了很多,以至于我在进门前分了点神去辨认门上的字究竟是不是“雷安”。
我推开门的时候,房子的两个主人还在忙碌地往书架上放着书。似乎的确是很久没来了,他们见到我都愣了愣。紫眼睛的黑发男生抿着嘴,冲我点点头。绿色眼睛的温柔的另一个人却笑了,手上忙着,却冲我做了个口型。
“欢迎回来”。
我笑一笑,在人声鼎沸里艰难地找到一个座位,坐下动起笔来。
05
我们的房子越来越大了。
它长得很快,势如破竹。
房子很快超过了从前我们所不能想的高度,它一点点超过了从前看起来高耸的楼房。
当房子成为最高的时候,我听见这幢房子里从未发出过的欢呼,响彻云霄。
房子的两个主人在角落里看着房子里的喧闹,棕色头发的男人微笑着小声说话,紫色眼睛的男人却低头吻了他。
而旁人依旧呼喊着,喜悦着。
那是最特别,最鲜明的一个夜晚。
属于“雷安”的夜晚。
06
人多了很多,书架上的藏书也丰富了不少。
当然也有一些人会做一些相当让房子的主人相当困扰的事。
但是,人多了,还是好的。
有这么多人与我待在同一幢房子里讨论着同样的事,喜欢着特别的房子的主人。
这已经是足以让人欣喜的事情了。
07
人来人往,肩膀擦过肩膀,脚步跟着脚步。
只有“他们”,不急不躁,不温不火,过着自己的日子。
在岁月变迁里,我过了一段很快乐的日子。我认识了很多人,跟他们一起讨论要怎样写下一个故事。我有幸福的时候,也有难过的时候。有人离开,也有人带着如同我初入这里的时候那样好奇的表情推开门,然后得到棕发男人的一句“欢迎回来”,仿佛他们不是初到的新人,而是离家未归的孩子。
而房子经历了岁月变迁,稳定了一段时间后,渐渐地不再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个了。
08
房子不是最高的,也不是最大的了。
它并没有变矮,只是里面的故事增加的速度变缓了。我很难过,可是我无能为力。
我只能沉默地看着。
房子里的人比起之前平平无奇的时候仍旧多得不像话,可比起最巅峰的时候,还是少了很多。我身边的朋友也在一个个离去,有时我能看到某一个故人在其他的房子里活跃,一如不曾离开这一幢房子的时候一样快活。
我在另一个世界的一年后即将迎来一场极其重要的考试,以后我来的时候可能也少了。
少来的,有人说这是淡了。
可我仍然斗志昂扬,怀着一腔孤勇,好像在暴风雨里策马扬鞭。
09
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了。
一次次的离别终究没让我变得麻木,我变得喜怒无常,心情烦躁,不成熟的心态慢慢崩溃。
兴许在不久前,一个小伙伴说,我也淡了,可能就要走了。
所以我坐在这里,写下这一段文字,写下我与这幢房子的故事。
我抬头看看,那两个人仍然在往书架上放着盛满他们故事的书籍,偶尔低低地说几句小话。
真好啊。
10
我之所以写下这些事,并不是说我也要离开。
我当然会离开,但不是现在。
我只是藉由笔墨告诉自己——
在这里,冷热皆有,聚散皆有。但我们都因同样的两个人聚在一起,纵然一朝离去,他们也还在这里,安安静静地过他们的日子,往书架上放书,窃窃地说几句私房话。
待会我的这个故事,也将作为普通的一页,被他们藏进书里。
离去固然可惜,而如果有一天已经离开的人亦或不曾到过的人推开这扇门,他们也会一如往昔地对你说一句——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“欢迎回来。”

  
  
  end.

评论(5)
热度(65)